金沙娱场手机版网址

当前位置:首页>>队伍建设>>检察文化
检察文化
【检察文苑】在生活中寻得答案
时间:2021-05-10  作者:  新闻来源: 【字号: | |
       “乖乖宝啊,我还不如搬到你们那里的地质新村去住呢,至少每个星期还能看到你一次!”奶奶今年90岁了,心性倒越发像个小孩子,刚刚在电话里的抱怨,满满都是对我的想念。其实奶奶患白内障20年了,我就是站在她面前,她也“看”不到我。这段时间我在忙啥呢?这番打趣,也勾起了我这5个月在迎江区地质新村社区参加“政法干警进网格”的记忆。 
  “小姑娘,你是谁啊?你到我们社区来做什么啊?”“奶奶您好,我是迎江区检察院的,我来社区就是问问您对咱们迎江区政法、公安、检察院、法院和司法局的工作是否满意,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我还记得和小区李奶奶第一次见面时的对话。李奶奶应该是社区里对我最熟悉的居民,每周三的下午我都会遇见她。她总是在固定的时间在社居委活动站跟“小姐妹们”唠嗑、打牌。 
  “哦,我一辈子都没跟法院、检察院打过交道啊,检察院做什么的啊?”当我向她简单介绍完检察工作的职能后,她竟然笑呵呵地摸摸我的头发。“小姑娘长得漂漂亮亮的,还能做这么多事,我对你很满意,都满意,都满意!” 
  “你感觉你生活的环境有没有安全感,我们的工作有没有让你放心呢?”听到李奶奶“文不对题”的回答,我觉得可能是“打开方式有点不对”,只能硬着头皮接着问。 
  “我放心哦,现在哪里都安全。你看小区里经常给我们宣传,治安也好……”而这样的一问一答,是我跟李奶奶的初次相识。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感到颇有些意外。 
  “小姑娘,你是谁啊?你到我们社区干什么啊?”在我第二次、第三次、一直到第四次进网格时,李奶奶看到我,第一句话竟然还是这个!“也许是奶奶年纪大了,也许是我留给她的印象不够深。”我在工作日志上写道。 
  到了第五次的时候,李奶奶突然有了“进步”,不再问我是谁了,而是热情地走来跟我笑眯眯地打起了招呼。“法院的小姑娘,你又来啦?我们都很满意哦,你跑着辛苦啊!”“奶奶啊,她是检察院的,不过法院也是政法机关嘛……”社区的大姐帮我解释道。那一瞬间我突然有了新的体会,在“李奶奶”们的眼里,也许很难区分那么具体的专业性,但现在她认识我了,就是成功的第一步啊! 
  纠结检察院还是法院的已不再重要,这一切,都远不如看着阳光游走在她银色的发丝上、树影斑驳在她洗得干干净净的绵绸裤子上时的岁月静好来得更有成色。 
  宜光新村的小妹妹数学总是学不好,总爱拉着我问“当检察官还用不用学数学啊”;宜光二村的一个退休老领导养花很有一套,谈起干部的服务意识也让我点头称道;退伍老兵孙先生写得一手好字,嗓门比炮仗声音还大;地质新村的汪奶奶很喜欢摸我的头发,大概是因为想念在外地工作的女儿吧…… 
  随着来的次数越多,本子里记录的内容,慢慢就丰富起来了,脑海里的那个地名里,添了更多的人间烟火。 
  ——“小姑娘你给我说说,你看这个法律部门怎么管这个事啊?” 
  ——“小专家啊,你看我这个是调解还是告他们啊?我真是没遇到过这个事哦!” 
  哪家水管子漏了,谁家在外的儿子工作遇到烦心事了,谁租房子遇到合同纠纷了,也愿意跟我说了,听着我的建议,他们也逐渐受到启发,遇到事情除了争执受气,更多的时候是可以找法律的,解决问题是可以靠法律的,很多理不清的“鸡毛蒜皮”是可以依据法律规定和案例好好商量的…… 
  “哦,原来那个卖鱼的丢孔雀石捉起来你们要管判刑啊!”“我以为就罚款呢,是不能轻,害人呗!光罚款不行!检察院这个事情做得好,不简单!” 
  渐渐地,居民们也能跟我聊起“物权法”了,也知道“民法典”,还知道环境污染,食品“加料”、售卖假药、长江钓鱼等等,是会被我们“公益诉讼”的。终于可以展现“检察力量”了,我心里乐呵呵的! 
  “在目前的社会治安下,您居住的地方,您觉得安全吗?”“您对于我们政法机关的工作满意吗?”“您对于我们扫黑除恶的成果如何评价?”…… 
  当现在的我带着这些问卷和问题走入他们的家中时,早已没有了当时的“尬聊”和突兀。同样,现在的他们回以我的每个“非常满意”的背后,代入的都是自己真实的生活感悟,也是对我们政法人工作的“意见书”。 
  “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这句话的分量,从第一天入职起,我就牢记在心。而这句话的分量,在这次“进网格”中,让我有了更真切的体会。 
  他们现在感觉安全么?对我们满意么?在他们的笑容和选项里,我想已经给出了答案。
Baidu
sogou